办公系统登录

办公系统登录

新闻资讯


				
022020.06

【主题征文】师傅

来源单位:电务公司 作者:王军

1984年,我当兵复员后被安置到铁二局电务处,在电务处洞子口职工学校经过短期入路培训后分配到电务处电力队,那时电力队正在施工京秦线电力工程,队部在秦皇岛市郊区希望岭。到电力队报到后,又经过近一星期的岗前培训,我和二名军工一起分到了电力队二工班,工班在卢龙,距队部约50公里。

记得是5月的一天早上,队里的指导员(那时书记叫指导员)坐队里运材料的老解放卡车送我们到工班,我们三个坐在车厢上,50多公里的路程竟走了近三个小时快中午才到工班,到工班后指导员同工班长进行了工作安排。午饭后,指导员把我们三人叫到了工班食堂,一会儿,工班长叫来了三个“二老工人”(那时60年代参加工作的工人叫二老工人),指导员对我们说“经研究并和工长协商,这三位老同志今后就是你们的师傅了”。 指导员拉着一位姓陈的师傅对我说:“从今天开始,陈师傅就是你的师傅了”。这位叫陈师傅的老同志个子不高,显的有些清瘦,可能是长年累月的工地生活,脸孔有点黑,人也显的有点苍老,但是却挺精神的,穿了一身打了几个补丁的工作服却洗得干干净净的,我很礼貌地说“陈师傅你好,今后请多关照”,陈师傅说“领导安排了,我也了解了,服从安排,今后你把陈师傅的陈字去掉,直接叫后面的师傅就行了,没什么可关照的,只要吃苦耐劳就行了”。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学徒生涯,那年我刚满20岁。

那时我真没搞懂“陈师傅”和“师傅”究竟有多大区别。

几天后,工长安排我师傅带我们三名军工学习爬电杆作业,师傅把我们三人带到距工班约一公里的我们工班新组立的一根10米杆前,分别讲解和示范后,让我们一个个学习上杆,我们很快学会了基本操作,师傅对我们说他有事要走一会儿,叫我们每人要各做上下爬电杆作业20次。我们说“好”。爬了一会,见师傅走远了,年轻人好玩天性使然,我们躲在了一棵大树下面抽起了烟,山南海北地聊起了天,全然不管师傅的交待。也不知过了多久,师傅走到了我们面前,说“完成了?”我们面面面相觑,很不自在地说“练习完了”,师傅没再说什么,叫他们两人先回去。单独把我留下然后对我说“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再练10次,我看着”,“凭什么?”我有点冲动地说,“不凭什么,因为我是你师傅,得对你负责,爬杆是电力工的基本功,必须学会学熟练。我就这性恪,快点!”我无语,硬着头皮再爬电杆作业10次。从那以后,我做任何事都不敢敷衍了事,我觉得在我再做任何事的时候我的身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这双眼睛就是我师傅。

那时候工程队没有民工,整个工程都是职工自己干。6月的一天,我们工班全体职工上工地挖电杆基坑,我和师傅一组分配了两个开挖基坑的任务,相隔很近,一人一个,我们很快完成了任务,我对师傅说“我们完成任务了,先回去吧”,“不忙” 师傅抽一口烟说“去帮帮他们”,我说“凭什么?这么累。”“不凭什么,都一个工班的,要不,我去,你休息。”我又无语。回头想,师傅没讲什么大道理,却实实在在地用行动教育我“团队与集体”精神是我们必须有的。

8月的一天下午,下了一上午的雨刚停,工长立即要求工班全体职工出发去抢立已挖好基坑的20多处电杆,我和师傅分配去前方清坑,就是把已挖好基坑中塌方的泥土清除出坑外去,我们一口气干了近三个小时,只剩最后一个水坑了,我自告奋勇去清最后一个,不一会我清完了,当我爬出基坑时,我突然发现我的腿上、脚背上爬满了蚂蟥,估计有10多条,我大声叫“师傅!师傅!” 师傅立即跑了过来,一看笑着说“蚂蟥还挺喜欢你啊,不要着急,我来帮你。”师傅和我一起一条一条地把我腿上、脚背上的蚂蟥扯下来,我左脚背上的那条我用力一扯居然扯成了两节,在脚背上那节还在往里钻,疼的我直叫唤,师傅用他烟嘴上的烟油轻轻的滴在我脚背上,那半节居然自动出来了。师傅说“回去清洗下,消过毒就没事了”。回到了工班,师傅用洒精给消了毒。第二天一早我被疼醒了,一看左脚肿的像馒头,我又叫起了师傅,师傅走过来看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遭了,感染了。” 师傅给我请了假,又用工班买菜的三轮车把我送到5里外的镇卫生院治疗,一连7天,师傅每天都是送完我去才上班。病愈后我对师傅说“谢谢了师傅。”“谢啥?”师傅淡淡的说。

时间过的很快,这年9月,我考上西安铁路运输学校,临行前我向师傅道别说“师傅你有什么要交待的?” 师傅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下说“没啥,要珍惜,莫贪玩,好生学,学真本事。”

学校毕业后我回到了原单位,过了几年,我当上了基层领导。一天师傅来到我办公室,我问“师傅,有啥事?”师傅说“没啥事,我跟你说,你都当领导了,你还是叫我陈师傅吧。”“凭啥?”我有点激动“你本来就是我师傅!”“师傅!师傅!”我大声叫着。“好,好,那随你了。”师傅怏怏地走了。我望着师傅渐渐远去的背影,师傅有点老了,背都有点驼了,但走起路来仍然挺有精神的。我自言自语“想什么?倔老头。”

又过了几年师傅退休了,他和老伴没住在城市,回到了农村老家。这几年单位发展形势很好,工程一个接一个,我们都很忙碌,我和师傅也没了联系。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一听是师傅的,他说他在老家承包一个鱼塘养了鱼,喂了鸡,叫我有时间去钓鱼,还说乡下空气很好。我放下电话,鼻子感觉有点酸,脑子有点乱,此时此刻的我豁然开朗,仿佛一下就明白了“陈师傅”和“师傅”的区别了,我真想马上就去。

公司70年的发展,70年的风风雨雨,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沧海桑田,值得我们传承的东西太多太多。同志间的真诚和友情,单位的团结和谐也正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之一,是值得我们回忆、珍惜和发扬光大的。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