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系统登录

办公系统登录

新闻资讯


				
022020.06

【主题征文】父业子承心不悔

来源单位:电务公司 作者:谢建军

生活,总是不断磨砺着我们的棱角,让我们在挫折中知晓: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能够干些什么。我们努力抗争着,更是想去证实:我有这样的能力,并且还能够再多做点什么。

父亲和我的17岁

如果以年代为标准进行划分,父亲应该是“一老工人”了。父亲的17岁是1956年,这一年他应征入伍。两年后,父亲因患耳疾提前退伍到铁路系统工作,一干就是38年。从新线管理处到铁二局电务处,从电工、通信工到后勤总务、基地管理员等岗位,父亲都是任劳任怨地干好工作。1995年父亲因病退休,连续工龄正好40年。

40年啊,拆分开来真的是一个个漫长的日子。在奔波里操劳,在平凡中奉献,我的双亲默默艰辛地撑起了这个七口之家!那时父亲一人工作,母亲种地、喂猪,全家人7张嘴、4个学生娃的所有开销,都压在父母肩上,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1992年我刚参加工作,施工队的叔辈中有不少人曾和父亲共事,他们对父亲的评价都是“勤劳、善良、正直”,当然,还有父亲那出了名的倔脾气。那时的我并未能感受这些评价的可贵,然却在自己工作了20多年后的今天,我真切体会到了:一个人如果想在这样的评价里过好一天、一个月或者一年,都是比较容易的事;但要像父亲这样始终如一地坚持一辈子,真就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父亲就是这样的人,他做到了!

1991年7月,父亲千托万嘱地弄到了一张成都至上海卧铺,母亲想和他一块赶到成都为我送行,父亲执意不许。沉默中,父亲背着那个陪伴他许多年的行军包走在前,我在后面身后,一路上两人没啥言语。到了成都火车北站,父亲把行军包交给我,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我放好行李探出头,想同父亲道别,却只看到他远去的背影,我茫然不知所措,直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在眼里完全消失,父亲都没回头看我一眼。当时我很难过,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父亲到底是怎么了?他是否生气了?那一年我也是17岁,和父亲的17岁一样,就这样离开了家庭、离开了双亲温暖的怀抱,独自一人前往铁二局二处基础队的萧山工地谋取生活了。若干年后,我和父亲谈及那次送别,父亲笑了:“四娃子,你以为我和你妈要包办你一辈子啊?那天你上了火车我转身就走,是想让你晓得,你生就一个男人,就必须要懂得什么是责任,更是要自己担起责任。还好,这几年你干的不错,像我当年!”

记忆里我的15岁,哪有依偎在父母身旁、淘气撒娇的光景,初中毕业我就进了成都铁路技工学校。那时就只想着能早点参加工作,选择读技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入校后每个月可以领到32斤粮票和16块钱生活补助。那可是1989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至少我个人的温饱问题不再给家人添忧。我读是内燃机钳工专业,是铁二局技校开办的第一届内钳班,算得上“热门专业”。经过两年时间的理论学习和短期钳工实作锻炼后,1991年9月我们都分配到了铁二局下属的工程处进行实习,我的实习单位就是二处基础队。从跨进技校大门的那天起,我的一辈子就注定了和铁路搭上线,开始了父业子承的铁路生活。

我的铁路新生活

实习第一个月,每天我都是拎着油漆桶步行十多公里,给基础队承建的铁路大桥护栏粉刷油漆,每根护栏都要先刷上两遍红丹(防锈漆),再刷两遍灰漆,并且要确保颜色基本一致、油漆厚度适中。风吹日晒的二十多个日子里,我重复着“走路--刷漆,走路--刷漆”的单调动作。也正因为态度端正、油漆粉刷质量好,我这油漆工还没干满一个月就被安排进入了修理班(要知道,我的另一位同学可是刷了近三个月的油漆后,才转入修理班的)。

说来惭愧,我的修理工作其实是补轮胎。基础队大大小小的车辆(包括手扶式拖拉机、救护车、大货车)共有13辆,长期是重载而且在便道上行驶,轮胎损伤相当严重,有时候我们会连续补换十多个轮胎。17岁的我身高只有1米6,体重不到90斤,黑黑瘦瘦的。那时候修理班没有风炮和拆胎机这类设备,轮胎拆补全靠双手。“五十铃”重载汽车的轮胎直径几乎就是我的身高了,千辛万苦地拆卸轮胎、补好内胎再装回车辆,真是一件很费劲的体力活。为确保螺栓紧固,我们在钢钎上还要套上一根钢管作为加力杆,我双手吊着车厢板、双脚在加力杆上跳来踩去,真像一只瘦猴,场面好是滑稽。

随后的大半年,我补胎、修车,苦累自知。为期一年的实习阶段,我不仅学会了内钳修理专业技能,学会了维修电机绕组、电焊和汽车驾驶,更学会了如何适应新环境和更好地完成工作。今天回想,实习生活中我学到的修理技能和人生阅历真的是人生“第一桶金”。

1992年,我分配到电务处通信二队当修理工。修理班只有五人,承担了全队11辆汽车的维修保养。任务重,大家都努力扛下了;任务紧,熬夜加班也就妥当了;车辆在工地出了故障,我们就赶到现场修理,泥浆里、便道上“摸爬滚打”是常态!凭着年轻的拼劲,我们修理班的技术实力在电务处小有名气,在修理技能大幅提升的同时,我被评为了“优秀团员”、“积极分子”,还当过铁二局的“优秀维修技术工人”。

我的17岁没有让父亲失望,它不仅磨砺出我的专业技能和健壮体魄,更是炼就了我敢吃苦、能吃苦、不服输的斗志。此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每每遇到困难挫折,我不禁会回想起这段累并快乐着的经历:“以前那么大的苦累都能撑下来,眼前这点事又算得上什么……”

第一次转行

我的第一次转行是在1998年,时任通信二队队长彭可夫和指导员张宗荣两位老领导一致同意让我担任通信工长,负责宝成铁路上寺至广元南区段的通信施工现场管理。对这个工作安排大家议论纷纷,我原本是修理工,如今要当通信工长,而且工班里还有不少已经干了近二十年的老通信工,我能服众吗?我在忐忑不安中被老领导喊去谈话,彭队长说的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我们考察你很久了,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你更要相信自己!”其实在修理工作之余,我一直跟着技术主任陈林、专业工程师曾凡海、李子德和王光远,跑线路作定测、拉竣工弄资料,还跟着罗远和、景克良两位师傅学习电缆成端,拜张绪成为师学习电缆接头,向张鹏全、廖明江学习光缆接续,就这样的日积月累,我的通信实作技能也是一点一滴地积攒起来,早就能独自完成一些通信专业工作了。

有支持也有嘲讽,我抱着不服输和试一试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的心态,第一次当上通信工长。对图纸不清楚的,我向技术人员多问多学;施工线路不熟悉的,自己就多跑几次,到现场看个究竟;遇到问题难题,就和工班的师傅们沟通交流,采纳大家的建议;慢慢的,工作内容明晰了,现场管控理顺了,对外协调也不再腼腆了,在大家的关心和帮助下,我们工班不仅安全优质地完成了电缆敷设施工任务,还承担了全队施工段所有大桥上的的通信钢槽安装,我的工作能力获得了大家的认同。

一个好的开端增强了我的自信心。而后在外福线(南平南至来舟段)、南芜线(当涂至马鞍山段)和京福光纤干线吹缆施工中,我都担任通信工长。特别是外福线和南芜线的通信工程验收抽检中,每次都是抽查我们工班的施工段,也正因为施工质量优良,验收组给予了“全线免检”的极高评价;京福光纤干线吹缆施工中,我们不仅提前完成了本队380多公里的任务,还帮着通信三队完成了近40公里的工作量,并且创造了日吹光缆15公里、单盘(3公里)吹缆仅用时1小时40分的记录,这种速度连当时电化局的吹缆同行都难以置信,他们还开车到两端进行确认。但我们真的做到了。

时至今日,我依旧很是怀念那些日子,虽然条件苦工作累,但同事间的相处很是融洽,睡地铺、啃方便面,日晒雨淋、早出晚归,大家没有怨言,苦累一起扛、责任共担当。而今,昔日的同事们早已各奔东西,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谈工作聊家常,也时常回想这段患难与共的情谊。

第二次转行

2004年9月,电务公司承建广州地铁三号线弱电(通信、信号)施工。在通信分公司总经理周宏和党委书记段先春的推荐下,我第二次转行,在广州地铁项目部当办公室主任。

起初的工作我很是被动,办公事务繁琐、临时安排多、时间紧迫等问题都给我造成极大压力,不仅党政工团、综合治理、劳务管理,还有对外宣传、迎来送往等本职工作,而且大家的住食起居、车辆安排、文件资料报送也得兼管,真可谓项目部“全职保姆”。这次转行,我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下来,我最深的体会是干好办公室主任工作的“9字真言”----心要细、腿要勤、受得气。办公室工作很是锻炼和培养个人能力,踏实、细心、豁达和勤快是基本功。可惜这么多年来,除了勤快之外,其他三项基本功我都没能练好。“敬于岗位、精于本职”是我一直努力迈进的方向。

广州弱电、太中银铁路、渝利四电工程再到埃塞项目部,从修理工、综合岗到纪检岗,我的领导和同事们始终关心着我,也给予了我更大更好的平台。在关爱和自强中,我坚信这句话:辛勤的汗水定会浇灌出收获的花朵!从17岁到46岁,29年的甜酸苦辣不一而足。身边的同学、同事换了又换,有做官的也有经商的,他们曾经问我:你还干着这份流浪奔波的铁路工作,到底值不值?我只会一笑而过。从15岁开始我就已经继承父业,因为我在成昆铁路的“一线天”,感悟到了父辈们披肝沥胆、英勇无畏的“开路先锋”精神;在埃塞铁路施工一线,我在电话里听到了父辈们对中国铁路走向世界的豪迈和欣慰!这些快乐,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真是无法体会。

铁路工人这条路,不管坦途或坎坷、成败与荣辱,它只会让我更加成熟和坚毅。这些年,我始终牢记父亲对我的那段告诫:“一个男人一辈子都要懂得责任,千万不能犯这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这两个错误!否则,你这一辈子都会被别人戳脊梁骨!”确实如此,责任——是我们这一生中看似容易,却最难读懂、最难兑现的承诺!

“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迓之;天劳我以形,吾补吾心以逸之;天厄我以遇,吾亨吾道以通之”----微笑中,我以铁路人的自信无畏前行。我也深信,在我光荣退休的那一天,我将无愧于传承父业的责任坚守,无愧于“开路先锋”二局人!

 

----喜逢中铁二局成立70周年,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父辈,还有我身边的新一代“铁路人”。


推荐新闻